正文卷 第七章 天色似苍茫(下)

文学笔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天石末陆正文卷 第七章 天色似苍茫(下)
(文学笔http://www.wenxuebi.com)    “你俩怎么不说话了?“先知一脸懵逼,”莫非是受了那人话的干扰?不存在的。他们可怜,灵兽们就不可怜?”先知明显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排骨呢?美食呢?你个臭鸡蛋,说话不算话!“马奔阳神色一转,一脸恼火的望向蛋哥。说话间,那鸡蛋一个转身,一个鸡蛋翻身滚进草丛,越变越小,不久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在犹豫什么?他们毕竟在犯法,而且,那只臭鸡蛋也说了,灵兽也在被逼迫。“向九日似乎看穿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犹豫,他们在犯法,本王自然不会放过,只是……“马奔阳沉吟了一下,:那些人好像真有不少既无魔力有无钱财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纵使如此,也不是违规的理由。让一些人生活困窘至此,确实是某些部门的错,然而,有理由的犯法他还是犯法。”向九日的声音依旧冷静,“倘若有理由的违规不被处罚,那么法,便成了一纸空文,有权有势的人便更加有了解释权。法或许不完善,或许需要修改,但是,现有的法律必须遵守,必须执行!”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马奔阳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这是法,无论是谁定的,无论定的怎么样,目前的效率怎么样,他都是法。”向九日继续说道到。“没有意见的话,我就让杨云龙匿名公布了,不然咱俩逃课之事就会暴露。真是可笑,两个违反校规的人去揭发了一起违规案件。”向九日无奈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马奔阳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望向苍色的天空。

    这段对话发了出去,自然起了较大的影响。特别是保护灵兽协会和生态协会,反响极大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协会部分是怎么想的,但是相关防护措施倒是做足了,估计偷猎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数日,秋,更深了。

    马奔阳一个人独行于路上,落叶纷飞。

    飘零。

    乾天的落叶,渲染出一种多么悲壮的气氛!然不过是落叶被秋染作金黄色,又或者是赭红色把。最初坠落的,也许只是那么一片两片,像一只两只断魂的金蝴蝶。但接着,便金红阵雨哗哗落下,扑出一层红毯。在这红毯之上,萧瑟的伫立着光秃秃的疏落的老干与枝桠,冷冰冰的刺着苍色的天空。

    就这么向前走着,马奔阳注意到了一个乞讨的老妪,这是前些日子他所不曾看见的,银灰色的头发,枯树般褶皱的苍老的皮肤,裹着件满是灰尘与油斑的红白的格子围裙,瘫坐着,斜倚在马路牙子边的一棵樟树下,破瓷碗里少有的几枚发亮的硬币,昭示着乞讨并不顺利。眼神无光的望向脚底板,纵然她那双布鞋已经破了洞。

    马奔阳弯下腰,坐在另一旁,待到老人抬头注意到自己,方才缓缓开口,“老人家,家里有什么困难了吗?“

    老人又望了一眼,低头不语,许久才说,“最近,也不知怎么,好像有什么人在抓打猎的,老头子这两天去捕猎,被抓了,听说要半个月才放的回来,儿子混帐啊,在外面鬼混,把孩子丢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马奔阳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,好多工作不能做了,老头子也就还有点小法术,跟着一个人在外面打猎,拿点分红,好养家,钱啊就一点点啊,不是不得办法哪个去打猎啊。也不晓得为什么被抓了。这两天孩子要吃啊,我不得办法啊,你们少年人哪晓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好的。“马奔阳掏出自己的部分钞票,丢在了老妪的碗里,然后一个加速离开了,他不忍心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对吗?“马奔阳不断的问自己,”我真的是在维护法律,维护大家权益吗?“

    日落。

    天空凄美如祭坛。

    夕阳在凝结的血色中沉默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就是这样

    为了生存与糊口

    你不的不去像唱诗班的孩童

    歌唱自己从不相信的赞歌

    谁又不曾

    在坟地的枯骨里

    汲取过养分。

    马奔阳走去,叩开了向九日的家门。向九日再吃桥头排骨。“哈罗哈!要不要来点排骨?现炸的!“

    马奔阳不说话,九日望了他一会,笑了,“你是在为偷猎的事担忧吧?“

    “那个中年人和一群凶悍的家伙,并没有被抓住,抓了一些其他人。“马奔阳望着向九日。

    向九日放下了排骨,“当然,虽说没抓到,但也成功威慑了啊,从结果上来说,我们成功了。“

    马奔阳眼神一凛,“但那些人明显是被当做了替罪羊!真正的主谋不是他们!“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但主谋哪那么容易被抓?“向九日又塞了一块排骨。

    “但是,那些替罪羊中,真的有迫于生活之人!“马奔阳语气略微抬高,”这样是否符合道义?“

    “这是必然的损耗,没有人能拯救所有人,所有事物都有两面性,你无论破坏了哪个你认为罪大恶极的事物,都会有无辜的人受到牵连。至少我们没错,因为,我们曝光了此事,然而处理结果却不是我们所能操作的。我们在做正确的事,然而,并不是由于我们的原因,让这些人受了害。这一切,还是由于那些主谋,错不在我等。”向九日放下排骨后,一如既往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天不早了,我回家了。”马奔阳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法律正义照不到的地方,是否就让他永恒的黑着?

    我们的罪孽顽固不化

    我们的悔恨软弱无力

    我们居然为自己的供词开出昂贵的价

    我们居然破涕为笑

    眉飞色舞地折回泥泞的道路

    自以为用廉价的眼泪就能洗去我们所有的污迹

    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其远而无法至极!

    非黑即白之间,存在着灰色的天空。

    马奔阳翻了翻小钱包,长叹一声,“欸,下个月要伙食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狗窝,打开门,马奔阳吓了一跳,“卧槽!你怎么在这儿?”文学笔 http://www.wenxuebi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天石末陆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石末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天石末陆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